【中华冰柜网】28年前,进入改革开放,经济腾飞时期的中国正式申请重返世贸组织,并为此进行了长达15年的艰辛努力。为重返世贸组织,中国被迫放弃了缔约成员国的身份,只为谋求在平等条件下参与国际竞争的公平权益。但也正是在中国已经加入世贸组织的情况下,在世贸组织提倡市场开放、非歧视和公平贸易等原则下,我们中国的民族企业却在某一些关注度偏低的领域内,遭受着极不公平的针对性待遇!

中国报告网提示:引发海内外关注的轮胎特保案尚未落幕,深圳企业再遇跨国诉讼“阻击”。深圳地板企业进行全球业务扩展,但受到挑战的全球地板业巨头采取知识产权恶意诉讼,以期拖垮深圳企业。深企采取积极应诉,这为国内企业开了先例,也对今后中国企业全国业务扩展将起到示范意义。

一个产品遭遇337调查如果败诉,关联到该产品的整个上下游行业输美的道路可能都将被堵死。近期,这种被称为“最严厉”贸易限制措施的337调查越发频繁地盯上中国企业。商务部公平贸易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7月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发起的这种调查中,就有5起涉及在华企业,占案件总数的55.6%。中国已成为美国“最严厉”贸易限制措施的最大受害国。

  这不是贸易,而是强权!

引发海内外关注的轮胎特保案尚未落幕,深圳企业再遇跨国诉讼阻击。深圳地板企业进行全球业务扩展,但受到挑战的全球地板业巨头采取知识产权恶意诉讼,以期拖垮深圳企业。深企采取积极应诉,这为国内企业开了先例,也对今后中国企业全国业务扩展将起到示范意义。

为破解中国企业应对贸易保护主义壁垒,商务部意图通过一款“专利预警”数字模型系统,事先对被调查企业进行一系列应诉成本等知识产权风险验证,为我国企业开拓海外市场、应对贸易壁垒提供参考和警示。部分企业呼吁,应对337调查不是一家企业,而是整个行业的问题,建议该系统更多地考虑到能否帮助企业分担一部分应诉成本。

 

跨国巨头欲剿杀中国专利

中国企业胜少败多难以承受

 

遭遇此次危机的是深圳地板企业燕加隆实业公司,该公司总经理何贻信介绍说,今年初全球地板巨头Unilin在德国诉中国企业燕加隆专利侵权一案,将于9月30日在德国汉堡法院开庭,这不但牵涉到公司的生死存亡,也将影响到国内众多地板公司今后发展的前景。由于诉讼所涉及的专利属排他性的地板专利,而诉讼双方正好拥有各自的排他性专利和全球专利授权能力,深圳市世贸组织事务中心咨询服务部副部长王双认为,Unilin在德国发起诉讼,旨在阻击中国企业全球专利授权步伐。据被诉方燕加隆表示,将不惜斥资1000万赴德应诉,确保中国专利授权不被洋专利官司剿杀于摇篮之中。

商务部公平贸易局近日发布公告称,美国惠普公司已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起申请,指控全球7家生产及销售企业侵犯了其关于喷墨打印机墨盒的6项专利,并要求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对被申请人启动337调查,发布排除令和禁止令,中国麦普科技有限公司被列入其中。

  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成立,并确立了“以开放、平等、互惠的原则,逐步调降各会员国关税与非关税贸易障碍,消除各会员国在国际贸易上的歧视待遇”的宗旨。但对于中国冰柜业而言,世贸组织这一核心宗旨,却形同虚设!

深企专利动了巨头的奶酪

此次是该公司第二次提起337调查申请。此前,美国惠普公司曾于3月5日就同一诉求提起337调查申请,但于5月26日以准备时间不足为理由申请撤诉。惠普上次的诉讼文件称,麦普科技购入惠普产品元件后进行改装,然后以自己的品牌进行出售。

  自2004年加拿大根据其《进口措施法》对中国冰柜业征收反倾销税以来的十年间,中国冰柜业遭遇世界各国反倾销调查难以尽述,美国硬大冰柜冰柜商联盟因在市场方面争不过中国冰柜企业,一纸诉讼,便能让美国商务部对华企业征收反倾销税。

据了解,引发双方交恶的核心是燕加隆发明的地板锁扣专利技术。在燕加隆发明自己的地板锁扣技术之前,欧洲Unilin公司和Valinge公司共同拥有传统的斜插锁扣专利技术,全球众多地板企业每年均需向这两大巨头交纳几十亿美元的专利授权费,专利授权收入是这两大巨头的主要经济来源。

据了解,这是今年美国企业对我国企业提起的第5起337调查申请。之前还有企业就分动态随机存储器及其同类产品、显示设备、大型半导体集成电路芯片及其同类产品等发起调查,并将一些中国企业列为被告。所涉及的产品多为IT类高新技术产品。商务部预计,美方调查一般在18个月内完成,一次立案可将所有涉嫌侵权企业列为被告。

  而在2006年美国337官司之后,中国冰柜业更是被雪上加霜的开始征收专利费用!世界两大锁扣专利valinge和Unilin,以垄断全球冰柜锁扣专利技术为核心,每年可收入高达几十亿美元的专利授权费、专利侵权赔偿,而特别是中国企业,被征收的专利费用超过其他国家同行的6-8倍!短短三年间,中国的低端但是销量最大的产品,在北美市场几乎完全消失!

燕加隆代理律师广东国欣律师事务所律师黄德华分析认为,此前Unilin曾要求中国地板企业按照前三年每出口1平方米地板产品向其支付1美元的标准向其支付专利侵权赔偿费,现在被迫不再提起,这意味着他们放弃了至少3亿美元的专利侵权赔偿。不仅如此,Unilin还被迫将对中国地板企业的专利许可费标准由原来的1美元/平方米降低为0.65美元/平方米。

相对于俗称“双反”的反倾销反补贴调查,337调查并不被外界所熟知。337调查就是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根据美国《1930年关税法》第337节授权,对进口过程中出现的各种“不公平行为”或“不正当手段”进行的调查。从近年美国337调查实践看,绝大多数案件都涉及知识产权。一旦ITC经过调查,认定被指控的“不公平行为”或“不正当手段”属实,ITC可以签发有限排除令或者普遍排除令,禁止侵权产品甚至其上下游产品进入美国市场。

  倾销、专利,已经不是许多国家维护权益的方式,而是它们针对中国冰柜业的强权手段!

我们不能低头,也不可能低头,我们将斥巨资在德国聘请一流律师积极应诉!何贻信向记者表示说。深圳市世贸组织事务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WTO规则深圳市政府部门不能直接对企业应诉进行补贴等,但各政府职能部门也会有不同的支持措施,全力支持企业勇敢面对,为深企争取合法权益。

如果说
“双反”调查提高了“中国制造”进入国外的门槛,那么美国对我国出口产品发起的大量337调查,则是直接将“中国制造”输美的道路彻底堵死。

  公平到来之前,我们的“战争”永远延续!

中国报告网提示:引发海内外关注的轮胎特保案尚未落幕,深圳企业再遇跨国诉讼“阻击”。深圳地板企业进行全球业务扩展,但受到挑战的全球地板业巨头采取知识产权恶意诉讼,以期拖垮深圳企业。深企采取积极应诉,这为国内企业开了先例,也对今后中国企业全国业务扩展将起到示范意义。

“337调查是一项极具排他性的条款,主要针对知识产权和对外贸易,以贸易的保护措施来限制知识产权产品的进口。”广盛律师事务所律师闫海告诉记者,337调查大都涉及知识产权问题。美国规定,对违反“337条款”输入美国的产品,ITC可以发布命令进行扣押和没收。和解的代价基本上都是在企业被迫付出巨额专利费后,该产品方被允许进入进口国家;而一旦败诉,被裁定违反“337条款”的整个中国产业都将会排除在美国市场之外。

 

与 地板 的相关内容解读中国制造2025 地板行业有哪些启示?电商新浪潮来临
地板市场呼唤创新与变革地板企业:如何创新经营模式地板企业发展遭遇难题
实施品牌战略刻不容缓地板环保性能要求提升
团体标准、新型产品或可破局微利时代 地板企业如何向服务要利润?

而统计数据显示,从1995年开始,美国每年都对我国产品发起337调查,且呈不断增长趋势。尤其是我国入世后,美国对华337调查增长提速。

 

在案件数量不断攀升的同时,我国企业被调查的产品结构不断升级,电子产品涉案最多。商务部国际贸易研究院副研究员闵森提供给记者的一份统计显示,1998年以前,美国337调查涉及的中国产品主要是轻工产品;1998年之后,受调查的产品涉及电子、轻工、机械、化工、汽车、冶金、建材、医药等,计算机软件、半导体集成电路等产品成为美国涉华337调查的主打产品。“随着我国制造业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和出口产品技术含量的不断增加,国外企业限制中国产品进入的手段也随之转向了高端。”闵森分析。

  2007年,天格双菱冰柜通过长达三年的备战,通过聘请国内优秀的反倾销、反补贴问题专家和律师对加拿大海关提起的调查予以应诉,并最终胜诉!

令人担忧的是,在这些调查案件中,中国企业却胜少败多。在1986-2008年美国对华发起的337调查案件中,已结案共80起。其中13起以和解方式结案,占比16.3%;申诉方撤诉以及适用有限排除令的分别为8起,各占比10%,其余均是败诉。337调查已成为中国企业不能承受之痛。

  2009年,冰柜专利垄断公司,unilin在德国诉讼燕加隆专利侵权,原因只在于燕加隆在发明专利上的进步打破了unilin公司的专利垄断!对此,燕加隆表示将不惜斥资1000万赴德应诉,确保中国专利授权不被“洋专利官司”扼杀于摇篮之中。

胜诉难挡官司持续消耗战

  ……………………

不过,在遭遇337调查时,仍有企业杀出重围。2006年7月7日,燕加隆成为中国地板产业首次胜诉美国337调查的企业。但燕加隆也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未来还极有可能遭遇马拉松式的诉讼消耗战。

  对于中国冰柜业来说,这,就是一场战争!不公平的反倾销税率计算方法,针对性的专利授权费用,已经成为中国冰柜业进一步组合岛柜的沉重枷锁。但如今的中国,如今的民族企业,绝不会是任人欺压不会反抗的懦夫,在面对不公平的待遇时,即使处于一个不公平的战场,中国冰柜业也将始终战斗下去!

2005年7月,国际地板公司Unilin以“中国锁扣地板产品侵犯其专利权”为名,在美国发动了337调查,此次共有18家中国企业被诉。但是根据申诉方的诉讼请求,该案并非只针对被诉的18家中国企业,而是针对中国生产的所有使用“锁扣技术”的相关产品,实质上所有中国相关企业均为涉案企业。如果此次被诉的18家中国企业的产品全部被判定侵权,将意味着中国生产的所有使用“锁扣技术”的相关产品都侵犯了Unilin的专利权,都不得进入美国市场,其中就包括燕加隆。

  或许会失败,但我们永远不会屈服!

据了解,在之前,美国Unilin公司和瑞典Valinge公司共同拥有传统的斜插锁扣专利技术。专利授权收入是这两大巨头的主要经济来源,全球众多地板企业每年均需向这两大巨头交纳几十亿美元的专利授权费。

 

为打破这一垄断,燕加隆加快地板锁扣技术研发工作。用两年左右的时间,确定了新的设计方案,对原来的研制设备重新进行调整和测试,完成升级样品的制造。最终,这项被命名为“一拍即合”地板锁扣技术的自主核心技术成为胜诉337调查的关键。

 

然而,针对中国企业的337调查并非终止。以燕加隆为例,该公司从2004年起,接连遭遇加拿大反倾销反补贴、美国337调查、德国临时禁止令三项国际贸易壁垒纠纷,核心内容均为知识产权调查。

  正如美国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所说:I Have a Dream。

尽管在上述贸易纠纷中燕加隆接连获胜,但面对胜诉,燕加隆董事长何贻信怎么都高兴不起来。“我们从2004年至今,花在海外维权上的费用保守估计在3000万元以上,这还不算所牵制的人力财力等费用。因为打官司消耗了太多精力,公司这几年发展得并不快。”凭借多年应对Unilin的经验,何贻信断定,Unilin未来可能还将在英国、法国等世界不同国家对燕加隆连续提起诉讼,“这是他们的战略。究竟什么时候是头,我们也不知道。长此以往,就算是胜了,我们也会被拖垮”。

  我们中国冰柜业,同样有着我们的Dream!虽然处于一个提倡自由贸易,公平贸易的经济环境之中,可我们中国冰柜业仍然是国际贸易中的弱者,是被欺压针对的一方。但即使我们会被贸易强权所打败,中国冰柜业仍旧会挺起不屈的脊梁,并一直以坚毅的态度去争取公正的到来。当有一天,我们中国由世界冰柜生产大国转型为世界冰柜强国,我们依旧会坚持我们的信念——公平!

“几乎所有跨国公司就知识产权起诉中国制造,无非就两个目的,打赢官司和拖垮企业。”在闫海看来,国外公司凭借自己的知识产权优势,不仅依靠基础专利占据市场,而且将后续改进技术和外围相关技术都申请专利,形成专利池,使竞争对手难以突破。337调查企图遏制中国产业升级和产品出口,把我国产业局限在价值链的最低端。

  我们尊重公平,我们……渴望公平!

以Unilin为例,其起诉中国企业的最大目的是打赢官司,直接把中国专利扼杀掉,以实现继续在该行业的垄断;即便打不赢官司,通过接连在不同国家马拉松式的诉讼,冻结中国企业的外贸交易,并使其承担巨额诉讼费用,最终拖垮企业。

  此文系中华冰柜网独家原创稿件或者独家披露信息,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转贴或以其它方式复制发表,请注明来源中华冰柜网及网址,如需修改或部分引用请联系中华冰柜网运营中心编辑部。

商务部欲推预警系统绝地反击

随着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进程的加快,我国产品在国际市场所占份额持续扩大,“中国制造”在为多国提供物美价廉产品之时,也引起了他国产业的“抵制”。出于对自己国家产业保护的需要,部分进口国对我国产品采取了多种多样的贸易壁垒措施。

其中,中国对外贸易中的知识产权问题已经成为一个核心热点。在世界贸易组织层面上,美国将中国的知识产权问题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导致很长时间内中美双边知识产权谈判搁置;在区域经济一体化层面,欧盟将中国的知识产权问题提升到双边经贸的主要议题中;在国家层面,美国多次将中国列入“301条款/306条款”重点观察国家名单中,日本、欧洲发达国家,甚至一些发展中国家也在国家层面就中国知识产权问题跟随美国;在企业层面,美国企业对中国对美出口企业发起大量337调查、欧洲企业抢注中国驰名商标等等,对中国知识产权的“侵权”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中国政府不可能坐以待毙,商务部即将推出的一套应对337调查的专利预警系统便是我们绝地反击的开始。”闵森透露,为了应对愈发严重的337调查,商务部课题组已经研究出一套数学模型的专利预警。

“专利预警是指通过风险评估等方式,事先对我国在进出口贸易中涉及337调查的企业,进行产品是否应该起诉、应诉成本、律师费用等知识产权风险的调查研究。企业在建立的风险评估模型和评价指标体系下,自行测试在对外贸易中面临的知识产权风险指数。”闵森告诉记者,在该系统指导下,相关人员经过大约3个月的数据采集和3个月的模型建立,得出相应的评估结果,为我国企业开拓海外市场提供参考和警示,从而避免国内企业浪费不必要的精力和金钱应对国外调查,同时发挥积极的主动性应对美对我国的贸易壁垒。

企业呼吁政府分担应诉成本

“事实上,我国也存在针对于‘双反’调查的预警系统。”闫海说,该系统通过监控出口数量、价格,以红灯作为警示,但是企业更多关注出口额和业绩,对预警无动于衷,地方政府为了保增长,也没有对企业进行更好的引导。

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薛荣久告诉记者,很早之前曾呼吁商务部、国家知识产权局等多部委成立知识产权风险预警系统,构建快速反应应急机制,争取在外国还没有启动争端前,就提出对策,积极应对。

“针对美国337调查的预警系统很可能为我国应对国外设置的贸易壁垒带来‘革命性’的转变。但具体怎么实施,效果如何,还有待一段时间的观察。”薛荣久告诉记者,一直以来,国内企业在应对337调查的过程中,以“单打独斗”居多,究竟应诉与否,怎样应诉,多半是自行与律师商量判断。如果这套新的预警措施能有效实施,那么在每一个反倾销案件发生的时候,便可为企业提供充分的研究数据,帮助企业分析问题根源、应诉胜算成本、是否应诉等。让企业做到有备而打,增大官司打赢的概率。

也有部分涉及过337调查的企业表示,与其他外贸调查不同,337调查牵扯的几乎不是某一家企业,而是整个行业。“实际上,美国对我们任何一家企业进行的337调查,都可以说是对我们整个行业的调查,而企业在应诉中成本非常高,因此我们希望政府在未来做预警系统时,多考虑能否帮助企业分担一部分应诉成本,毕竟应对337调查不是一家企业的事情。”

薛荣久同时也表示,除了针对337调查的预警系统外,在外贸的其他方面我国也需要加强建立更加完备的风险预警系统,从而在面对国外的各种贸易保护措施中化被动为主动。